北美留学生日报

同样是留学生在美毕业演讲,这位哈佛高材生让无数人钦佩

AMBEEEEEEE

人物故事

为什么何江和杨淑平的讲演受到了天壤之别的评价?

文/ HJQQQ

中国有很多问题,

需要有志之士去指出,

去海外学习先进知识

回国来改善

但是,

同样的意思,

可以站着讲,

也可以跪着讲。

本文就以2016年哈佛毕业生何江的毕业演讲为例,分析为什么同样是从个人经历入手,何江和杨淑平的讲演受到了天壤之别的评价。

以下是何江演讲的节选:

The Spider’s Bite

蜘蛛的一口

When I was in middle school, a poisonous spider bit my right hand. I ran to my mom for help—but instead of taking me to a doctor, my mom set my hand on fire.

在我读初中的时候,有一次,一只毒蜘蛛咬伤了我的右手。我问我妈妈该怎么处理---我妈妈并没有带我去看医生,她而是决定用火疗的方法治疗我的伤口。

The searing pain made me want to scream, but the chopstick prevented it. All I could do was watch my hand burn - one minute, then two minutes –until mom put out the fire.

你看,我在中国的农村长大,在那个时候,我的村庄还是一个类似前工业时代的传统村落。在我出生的时候,我的村子里面没有汽车,没有电话,没有电,甚至也没有自来水。我们自然不能轻易的获得先进的现代医疗资源。那个时候也没有一个合适的医生可以来帮我处理蜘蛛咬伤的伤口。

But I am a PhD student in biochemistry at Harvard, I now know that better, less painful and less risky treatments existed. So I can’t help but ask myself, why I didn’t receive one at the time?

但是,作为哈佛大学生物化学的博士,我现在知道在我初中那个时候,已经有更好的,没有那么痛苦的,也没有那么有风险的治疗方法了。于是我便忍不住会问自己,为什么我在当时没有能够享用到这些更为先进的治疗方法呢?

While studying at Harvard, I saw how scientific knowledge can help others in simple, yet profound ways. The bird flu pandemic in the 2000s looked to my village like a spell cast by demons. Our folk medicine didn’t even have half-measures to offer. 

在哈佛读书期间,我有切身体会到先进的科技知识能够既简单又深远的帮助到社会上很多的人。本世纪初的时候,禽流感在亚洲多个国家肆虐。那个时候,村庄里的农民听到禽流感就像听到恶魔施咒一样,对其特别的恐惧。乡村的土医疗方法对这样一个疾病也是束手无策。

So when I realized that simple hygiene practices like separating different animal species could contain the spread of the disease, and that I could help make this knowledge available to my village, that was my first “Aha” moment as a budding scientist. But it was more than that: it was also a vital inflection point in my own ethical development, my own self-understanding as a member of the global community.

于是,在我意识到这些知识背景,及简单的将受感染的不同物种隔离开来以减缓疾病传播,并决定将这些知识传递到我的村庄时,我的心里第一次有了一种作为未来科学家的使命感。但这种使命感不只停在知识层面,它也是我个人道德发展的重要转折点,我自我理解的作为国际社会一员的责任感。

My experience here reminds me how important it is for researchers to communicate our knowledge to those who need it. Because by using the science we already have, we could probably bring my village and thousands like it into the world you and I take for granted every day. And that’s an impact every one of us can make!

我成长的经历教会了我作为一个科学家,积极的将我们所会的知识传递给那些急需这些知识的人是多么的重要。

因为利用那些我们已经拥有的科技知识,我们能够轻而易举的帮助我的家乡,还有千千万万类似的村庄,让他们生活的世界变成一个我们现代社会看起来习以为常的场所,而这样一件事,是我们每一个毕业生都能够做的,也力所能及能够做到的。


同样是批判了中国的社会问题,何江说的是贫穷,杨舒平说的是污染,那为什么何江的演讲得到是成片的赞扬呢?

辱华这个帽子不是随便扣的

如果说指出中国的问题就算辱华

那鲁迅不就是辱华急先锋了?


一、如果你看不出问题所在

我们引用2015年一位印度女留学生在北京大学毕业时的系内演讲

 很荣幸我能够代表印度留学生在这里讲话

人们经常问我:为什么你选择了北京大学?

我的回答从未改变过:为了真正的女权。

5年前,当我从来自印度的飞机走下,走出北京机场的航站楼时,我早就准备好的5个面纱的一个,然而当我第一眼看到中国繁荣的大街,我就毫不犹豫地摘掉了面纱。

中国的大街是如何充满了人性,保护着人权。女性们可以随意穿着展现自己的身体美,而男性都彬彬有礼,对女性充满了尊重。

 我那时真的震惊了!因为我生长在一个如果不穿的严严实实,不是一个人走路的时候就会被轮奸的印度城市。所以当我走上了中国的大街,我感到了无比的自由,无比的!

我再也不用担心一个人出游,不用担心印度男性猥琐的眼神,中国的大街,中国的女权,中国帅气的欧巴,让我再也不浑身难受,再也不感觉黑暗压抑。

北京大学的学习让我深刻感受到了身为一个女性的表达自由,意见自由,身体自由。

因此不论我们前途如何,请牢记,女性的权利和自由绝不可被剥夺。

 女权是氧,女权是热情,女权是爱。

 多一点女权,世界会超级美好!


好吧,这演讲我编的。但是大家觉得他侮辱印度了吗?

 没有,因为在我们眼中印度的女性地位惨不忍睹。而这段话更加强化了我们的偏见,而且抹杀了改变的可能与希望。

但这是一段合适的毕业演讲么?

 呵呵。

让观众正视印度女性的困境么?

没有

有提出任何未来努力的决心么?

没有

谈到了这几十年许多印度人在女权方面的拼搏么?

没有,既然印度人本身就这么说了,看来印度真的是一个脏乱差还视女性为万物的国家啊!


正中痛点!

瞬间高潮!

印度小姐姐,为了女权加入中国吧!


平心而论,如果真的有这么一次演讲,那么其唯一的作用,就是让观者觉得:我们中国真是吊!印度阿三,落后愚昧,乖乖跪舔天朝就好。

有了上面这段虚构的影响,我们就很容易地看出昨日马大的演讲问题出在哪里了。我们把印度换成中国,就可以发现这演讲真的有毒。

总之,即便我们放弃辱华这一激进的定性,该演讲迎合西方口味,固化西方对中国的偏见,在这两点上难咎其辞。


二、留学生就是中国的标签

留学生是外国人了解中国最直接的窗口,因此每个人都有责任去让世界认识真正的中国。何江的演讲就向众人证明了,中国学生并不是一群只知道工作赚钱,而对公共事务毫不关心的冷漠利己主义者,这次演讲本身就是对中国留学生的刻板印象的挑战。

而其谈到中国的贫穷,作为事实也并没有让人感受到任何不快。这种贫穷反而显示了一代代人为此做出的巨大抗争和改变,而何江作为一个农民之子能够站在哈佛的演讲台上,让人看到了知识改变命运的希望。

而反观杨舒平的演讲,分分钟钟让人感觉中国药丸,丝毫不提多年来全国人民在环保和政治民主化方面的辛勤努力,其言论本身就非常不客观。


三、起码的社会责任感

何江明确了自己的社会责任,正因为看到了社会上的医疗资源不平均,他才想到了自己的责任,从小的来说,是为家乡做点什么,从大的来说,突破科技造福人类。

而马大的演讲,社会效益为0,关于回报社会感谢祖国只字未提。

有人会说少个套路又如何,可是连最基本表情都愿不做一个,你留着这本中国护照有何用?

想要解决中国污染和促进自由,看来只有美利坚甜美的空气和政体能够拯救中国了。


最后以百年前第一批中国留学生的誓词作为结语:

此去西洋,深知中国自强之计,舍此无所他求;背负国家之未来,取尽洋人之科学,赴七万里长途,别祖国父母之邦,奋然无悔。